当前位置:首页 > 古典武侠 > 三国轶闻情色三国全

三国轶闻情色三国全

2016-09-22 06:48 PM作者:偷偷撸,偷偷撸影院,偷偷撸在线视频,自拍偷拍-偷偷撸图片,偷偷撸2016在线视频

.
  一、宿馆驿夫人欢一夜、谋私情亭侯窃二嫂


  自罗贯中着《三国演义》,世人皆信以为真,只道关羽乃豪杰英雄。却不知「食色性也」——囊日下邳城擒杀
吕布,关羽数次告于曹操,求吕布一侍妾。操疑其女有色,自纳之,关羽不悦。


  吾非讥刺云长公,然人之本心如此,岂能捏造遮掩?道出「世情风俗」之原本,我辈方不负天下人。诸君只知
云长当年为保皇嫂,屈膝降曹,竟不知其中那段真隐情也!


  当年刘备屯兵小沛,曹操知备人中之龙也,恐其羽翼丰满,遂统大军二十万来取徐州。玄德本庸庸之徒,使张
飞夜袭曹营。曹操先发制人,大破之。玄德弃小沛而投袁绍,徐州守将糜竺、简雍亦走。操驱使人马,径往下邳。


  关云长保住二嫂,苦苦支持。奈何刘备全不以兄弟、妻子为念,独自走脱:真小人也!古人云:家室尚不能治,
何以谋天下乎?


  关公独守孤城,不得已,遂降。操素爱云长人才武艺,设宴相待。次日班师还许昌。关公收拾车仗,请二嫂上
车,亲自护车而行。于路安歇馆驿,操欲乱其君臣之礼,使关公与二嫂共处一室。关公乃秉烛立于户外,自夜达旦,
毫无倦色。


  是夜,关羽正暗自思念兄长、三弟,忽听得房中窃窃私语。云长恐二嫂有事,又不敢失礼闯入闺中,情急之下,
捅破窗纸窥之。只见二皇嫂一丝不挂,糜夫人正与甘夫人亲嘴。糜夫人本糜竺之妹,富态尊贵,白胖丰腴;甘夫人
颇有诗风词韵,风流才女也。


  二夫人久不得刘备眷顾,今又受流亡之苦,寂寞甚矣。遂褪去衣物,自相抚抱,以解饥渴。云长年近四十,尚
未娶妻,见了此景不由面红耳赤,忙忙回避。


  然壮年男儿,又无家室,怎不心动?复窥之,见二嫂抚抱甚密,不住亲吻,浪语淫相自不必说了。


  关公不忍离去,俯身偷看,只觉气息急促,胯下火热坚挺。二嫂相交愈急,如鱼得水:甘夫人善解风情,调教
糜夫人大呼小叫,启红唇,吐香舌,散云鬓,露肥白……贴胸交股,握乳搂臀,朱唇烈焰,星眼微睁。


  览不尽的摄人魂魄风流态,听不完的撩人心脾浪语声。


  云长一时没了主意,握了胯下「关王刀」,几欲闯进房中一阵厮杀。正在左右为难,忽见后房有一人影闪过。
云长疑是歹人,按剑观之,却是曹操!关羽大惊,见操亦在偷窥。孟德轻唤关公曰:「云长禁话,速来。」关羽曰
:「丞相,来此何干?」曹操轻声告之:「休要多言,且看皇嫂的春宫图。」


  关羽不敢多问,遂与曹操一同观之。房中二嫂浪声愈淫,房外二人阳具愈挺,大呼一声,四人俱射,精流满地。
曹操笑曰:「云长可知其中的奥妙?我料二嫂不日必是公胯下坐骑。操已尽兴,云长好自为之,不可坐失良机。」
即拂袖而去。


  关公呆了半晌,热血沸腾,欲罢不能。苦守一夜,次日去见曹操,告曰:「关某愚墩,还望丞相指点迷津。」
孟德大笑:「云长世之英豪,竟无良策?」


  云长愧曰:「某武夫耳,恳求丞相妙计。」曹操低声教之如此如此,可一亲二夫人香泽。云长大喜,拜谢而去。


  不数日,已到许昌。曹操分拨一宅与关羽居住,又送金帛美女。云长谢过丞相,每日于二嫂门前曰:「嫂嫂安
否?」二嫂问罢皇叔情形,曰:「叔叔自便。」


  关羽方敢离去。一日,关公闻二嫂啼哭,速往问之,安抚良久,又令侍女尽心侍侯,方回。来日复与二嫂抚慰,
送些锦绣布帛,贵重补品,以结其心。之后屡次安抚嫂嫂,和颜悦色,使其无忧。二嫂亦感云长情义,常令云长一
同用膳,倾诉离情别绪,渐渐毫无介意,无话不谈。


  曹操因关羽马瘦,赠之赤兔马。云长乘赤兔回府。糜夫人见之,忘情呼曰:「叔叔好丰采也!」云长慌忙答礼。


  糜夫人自知失口,面红耳赤。甘夫人笑曰:「叔叔得此战马,如虎添翼,神勇无敌矣!」竟取丝绢要为云长拭
汗,云长惊得无措,急忙双手接过,低头称谢。


  旁人亦曰:「关将军神勇无敌,又

◆◆◆每日更新色情电影www.qwqw11.com ,获取更多精彩内容请发送邮件到[email protected] 。◆◆◆

与皇嫂亲同骨肉,实令人羡。」当夜,关羽坐立不安,径往二嫂院中,于门
外告曰:「嫂嫂安否?小弟在此伺候。」二夫人曰:「叔叔请进,骨肉之亲,不必避嫌。」


  关羽遂入,喝退左右侍女,曰:「今日蒙嫂嫂关爱,小弟感激不尽。」糜夫人笑曰:「叔叔说哪里话,俺们女
流,因见叔叔丰采,情不自禁也。」甘夫人亦笑:「叔叔乃世之英雄,得叔叔萌护,实为万幸。向日几欲遭殃,若
非叔叔自贬降曹,我等岂能活命?」


  关羽俯首曰:「嫂嫂过誉,小弟不敢当之。」甘夫人问道:「叔叔可曾娶妻?」


  关羽曰:「经年奔走,不曾有妻。」糜夫人笑曰:「休得回避,若有意中人,我与你嫂子为你做媒。」关羽红
脸道:「实不曾有,嫂嫂休要取笑。」甘夫人调之曰:「闻得二弟曾向曹操求吕布一侍妾,有此事乎?」


  关羽低头不答。糜夫人卧于榻上,轻笑道:「云长不必如此,人之常情而已。


  叔叔且看我与那侍妾,那个美貌?「甘夫人笑道:」云长可曾窥得我姐妹闺中欢乐?「关羽知事已败露,也不
避讳,只得告之:」


  关某一时胡涂,望嫂嫂见谅。「甘夫人曰:」叔叔不必如此,我姐妹二人愿与叔叔偷欢一晌,以报叔叔庇护关
照之情!「云长大惊曰:」这如何使得?嫂嫂休要乱谈!「糜夫人早已褪去衣服,露出一身肥白香肌,媚眼如丝,
娇声曰:」


  叔叔看我可比那吕布侍妾么?


  今日愿服侍叔叔,万勿推辞。「甘夫人一手轻揽关羽手臂曰:」叔叔勿疑,休错过良宵。「拉着关羽来到床边,
万种风情,只撩拨云长心动。


  云长自思:「想我为大哥厮杀半生,尚孤身一人,诚为不易。今嫂嫂难耐寂寞,又无他人知觉,如何不暗暗行
了好事,两厢欢喜?」于是一把搂住甘夫人曰:「嫂嫂想好了?关某此举嫂嫂万不可泄漏。」甘夫人软倒在关羽身
上,悄语殷情:「叔叔只管尽兴,妾愿以身事叔叔也。」关羽此时已是按耐不住,抱住这娇小美妇,大口亲吻。关
羽本是虎将,身高九尺,力大过人。


  今搂住甘夫人,如拎小鸡,一把撕开全身衣服,提起夫人,只顾抚摸亲吻。


  慌得糜夫人轻呼浪叫:「叔叔何不解我饥渴,先要了甘夫人?」关羽即将甘夫人放在糜夫人身边,解衣上床,
一把抓了糜夫人的肥白大乳,肆意把玩揉搓,玩得糜夫人浪哼淫吟。甘夫人也不示弱,竟翻身爬到关羽背脊,骑在
云长身上抚摸舔吻,又把风流穴在云长背脊来回摩擦。


  糜夫人被关羽揉摸良久,已是浑若无骨,娇声连连。云长遂举「关王大刀」


  一插而入,施展上阵杀敌的武艺神威,「猛砍狠劈」。


  糜夫人是个丰腴白嫩的贵妇,平日里刘备均敷衍了事,哪有云长这般尽力?


  发声浪叫,早被二弟的「大刀」斩了七、八次,只叫:「叔叔好本事,你哥哥哪里比得你也!」关羽得了嫂嫂
称赞,愈发努力,把过关斩将的高招一一施展。


  糜夫人浑然忘我,顾不得门外有耳,大呼小叫,淫声震天。


  约有一柱香功夫,云长还不见软。甘夫人曰:「我可替姐姐少时。」关羽即拉下甘夫人,一顶到底,九浅一深,
又战甘夫人。


  纵然是甘夫人风流非常,也当不住关云长如此神威,那杆「关王宝刀」棒槌似的左冲右突、上撩下抡,实实酷
似云长的「关家刀法」。


  甘夫人开始尚能支持,不多时也已浪语不绝,只管淫呼:「叔叔的刀法天下无双,快取了奴家的性命罢!」


  关羽奋威冲阵,已斩了甘夫人十次!拔出宝刀,又杀糜夫人。


  糜夫人早就苦等多时,煎熬难当,张开肥腿只待受戮。关羽大喝一声,拼尽毕生气力,勇斗强敌,复操得糜夫
人丢盔弃甲,水流满地。关羽又握住甘夫人的美乳不肯放手,二尺长髯搭在糜夫人大乳上,燎得夫人心痒难止。


  饶是关羽神力无边,也已战罢一个时辰。胯下糜夫人已辨不出东南西北,只管浪叫。关羽原本还可支持,忽然
记起曹操密计——一不做,二不休,不如射个痛快!遂虎吼一声,猛射出来!


  糜夫人全身如受雷击,顿时两眼翻白,虫豸般软倒,昏厥过去。甘夫人急忙握住关羽阳具,奋力舔吻,不多时,
又显强硬。关羽复操甘夫人,如法炮制,亦斩得甘夫人泄身而倒。


  自此,关羽同二皇嫂夜夜演那二凤戏龙。直至云长千里走单骑,寻到了刘备,娶妻生子,方才罢休。可笑那刘
备小儿,只顾自己谋求霸业,全然不顾妻子儿女的性命,终不免落得个「绿帽子王」的美称,至死尚不知也!